千里缉凶

发布时间:2018-03-08 16:10:33    作者:徐强 王发祥    来源:    【郧西周刊】   

湖北快三倍投计算器 www.euslk.cn  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初冬的一个深夜?;夯憾サ暮航侗?,静谧的小山村异常沉静,偶尔传来几声柴狗无精打采地吠叫,给平静、安详的田园山村平添了几许恬淡,皎洁的月光似乎也不忍心打扰这份平和与宁静,悄悄地掠过一片薄云,遮住自己略显明亮的脸。

  “杀人啦!救命啊....!”一声凄历地惨叫,撕裂了小村庄诗一般宁静和幽远。受到惊吓的归林倦鸟扑楞着翅膀,呱噪着飞离鸟巢,柴狗们焦躁地狂吠起来,天空中的月亮也胆怯地躲进了厚厚的云层.....

  听到叫喊声,几个胆大的男人,借助朦胧的月光手持木棒,循声赶到呼救之地时,血腥的埸面惨不忍睹,腥红刺目的鲜血染红了泥路、石坎。地上趴着一个血肉模糊的人,正拖着伤腿拼命地朝前爬着,看到有人正陆续赶来,身后也听不到令人毛骨悚然地喘息和脚步声,外乡人知道暂时脱离了险境,头一歪就啥也不知道了......!

  “所长,他醒了!”

  隐约听到有人说话,医院病床上的外乡人挣扎着想扭转身体,刺心的疼痛使他放弃了尝试。

  “老乡,我们是鄂西县公安局,汉水乡派出所民警,你伤势很重,如果精神尚可,请你配合把受伤的经过陈述一遍”。

  “和你讲话的是我们所长方刚...”

  “小张,准备笔录吧!”方刚打断同事的话吩咐道!

  “你是哪里人?来石婆村干什么?三天前的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?是谁导致你遭受如此残暴伤害?请相信!我们一定会为你讨还公道...”

  “公安同志啊.........嗬嗬...冤啊...”

  “我叫陈家海,河南淅川人,当兵退伍在家务农,农闲时和同村人,结伴出来作点小买卖.....”

  在人地两生的异地他乡,见到公安民警,陈家海如同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,抑制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.....

  “您知道,我们跑单帮吃住都是就地解决,沿途村民忠厚淳朴,我们也没存歹意,一路行来也就放松了戒备!

  谁曾想,那天因为贪赶路程,天黑也没有找到借宿之处,好容易看到一户人家,我就贸然进去要求借宿一夜,嗬嗬..嗬....如果在往前面走几十米就是一个大院落呀啊......嗬嗬嗬......”

  陈家海捶胸顿足的哭诉着当时的情况。

  “进屋后,主人自称姓王非常热情,吃饭时,用自酿的苞谷酒可着劲地劝我,见这人过于热情,与之前所接触的村民不大一样,就存了几分戒心。,

  因为太疲惫没敢多喝我就睡下了,朦胧中感觉有个身影在晃动,我下意识地翻了个身,只听得“呼”的一声,一只斧头剁在刚才躺过的枕头上,”

  陈家海惊恐地回忆着那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刻。

  ‘你个狗日的河南佬,今天不把钱拿出来,老子剁了你’,说着就用斧头朝我身上乱砍,我一边躲避,一边将仅有的一千多元钱扔给他??伤磁挛姨炝梁蟊ň?,非要杀我灭口才肯罢休。我见掏钱买命不成,就拼了命地闯出门口,大声呼救?!?/p>

  “那姓王的见我冲出大门,恶魔—样撵了出来,扔出斧子剁在我腿上......后来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......警察同志,你们可得为我作主??!呜呜呜......”.

  辖区内突发手段残忍,性质恶劣的抢劫杀人案,方刚迅速与其他民警对案发现场进行了?;?。用电话向县局领导汇报了案情,局分管领导带着刑警大队侦查、法医等技侦人员,风驰电挚地赶到汉水乡石婆村。

  走进犯罪嫌疑人底矮凌乱的房屋,一股说不清的怪味扑鼻而来。床上棉被胡乱卷堆在床尾,床头油渍斑斑的枕头裂开一个大豁口,裸露的枕芯上沾着乌黑的血迹,地上横七竖八歪倒的桌椅,墙上喷溅的血痕,映衬出犯罪嫌疑人的凶残和打斗时的惨烈。

  屋外埸院,聚集的村民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三天前那个月夜。

  “狗日的,心肠真狠??!砍了几斧头哩...”

  “可不是嘛!这人也是命大,那夜我们把他送到乡卫生院时,听医生说整整挨7斧头哩...”

  经过缜密侦查、走访,结合受害人询问笔录,县局刑侦大队侦察员将情况汇总后。案情基本清晰,一、嫌疑人王大木,男、29岁,汉水乡石婆村三组村民,离异。二、嫌疑人一贯好逸恶劳,有暴力倾向且生性残忍。三、据调查得知,犯罪嫌凝人在案发当天,己连夜逃往山西省太原市某煤矿打工。

  嫌犯为谋取钱财为目的,不惜以残害他人生命为代价,手段残忍,性质恶劣。给质朴善良的大山乡村民带来极坏的影响。为了确保一方平安以及对违法犯罪零容忍的庄严承诺,经县公安局党委研究决定:由案发地派出所长方刚为组长,县刑警队抽调精干警员李秋利、王小华,组成追逃抓捕工作组,远赴山西省太原市,依法缉拿嫌犯归案...

  

  有着近三千年之久的历史文化名城太原,古称并州或龙城。,矿产资源丰富,经济十分发达,有“煤都”之称。全国各地农民,怀揣着用勤劳改变生活的美好向往,不约而同地来到这里。激流涌动的“务工”大潮中,也隐匿着残忍凶狠的犯罪嫌疑人,王大木—这种农民工中的另类,社会群体中的渣子。

  太原市火车站广场。初次出差的王小华激灵灵打个寒颤“方所,这地方咋这么冷???”

  方刚把简便的行李放在地上,搓了搓双手,在脸上抚揉几下打趣道:“伙计,北方冬季严寒嘛!听说在这里,野外撒尿都得用小棍儿敲,挠痒痒时把耳朵揉掉的事哩!”

  “???不会吧,这也太夸张了!”

  “小华,别听方所瞎侃,上坟烧报纸,他在糊弄鬼哩!”

  “就是,哪有那么夸张嘛!不对,你也在绕圈儿骂我!”

  说笑着三人拎起行李,快步朝停车方向走去。

  北郊公安局接待室,方刚递上单位介绍信和警官证,工作人员将追逃组一行,带到负责刑侦的赵付局长办公室,讲明来意后赵局长非常重视,当即抽调警力、安排车辆,通知辖区各矿区警务工作室,全力支持兄弟单位民警甄别、抓捕行动。

  在兄弟单位大力支持下,根据县局提供的情报信息,结合嫌犯表哥留在家中的通讯地址提供地线索中分析。追逃组在北郊公安分局民警陈涛的带领下,将嫌犯可能藏匿的首选目标,放在北郊长沟矿务局。

  三

  赶到长沟矿务局巳是傍晚时分,一进寝室,生性活跃的王小华放下行李,一跳而起将身子狠狠地砸在床上:“一路火车汽车的颠波,骨头都快散架了,这下可能睡个安稳觉了!”

  看着战友疲惫的神情,方刚怜惜地拎起桌上的暖水瓶,把热水地倒入盆内:“小华,先别睡,快吃饭了,来,洗把脸提提神,看样子天气要变了,北方冬季多雪,如果再碰上雨雪天,咱们这次任务还指不定得耽搁多长时间哩,对了嘛,这才是好孩子,呵呵....”!

  “去你的,才比我大几岁?一路上老实捡我便宜”。王小利不满地“抗议

  ”。

  “好了,不开玩笑了,谈正事吧”!

  方刚收回嘻笑郑重地说:“这次追逃,时间紧、任务重,虽然县局提供了情报信息,但嫌犯像貌特征和具体落脚点都不清楚,异地他乡茫茫人海中查找、抓捕,困难重重呐!”。

  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北郊煤矿分部图。

  “我看这样,咱三人对图中三十多个矿井开采点,分片包干,以找工作为掩护,对各个采矿点逐一摸排,确定嫌犯落脚点后再一举缉拿,咋样?老李!”

  “咳.咳.咳”,正喷云吐雾中沉思的李秋利,被一口烟呛得控着腰猛烈咳嗽起来,喘息平静后才持重地补充道:“嗯!应该先从外出务工员人思乡、恋家的特性入手,先确定鄂西籍务工人员分布范围,弄清这个下一步才好开展...”

  追逃组在对单独行动中遇到突发问题,作出推测和应对预案时,食堂工作人员已在旁边静侯多時了......

  

  双沟矿区是北郊矿务局下辖的一个小开采点,地处一个偏僻的小山沟里,因为储煤较少,由一位当地村民承包开采。

  一袭便装的方刚,辞别战友后,哼着家乡小曲,行走在两边堆满矸石的矿区便道上。引来头顶矿灯,屁股上挂着小方盒子电瓶,刚从矿井下班的矿工们好奇地目光。

  “嗨,你是湖北的吧?”一位满脸煤尘,眼瞳和牙齿白得份外显目的“黑包公”亲切地问道。

  “嗯,车城市鄂西的,你也是湖北人?”方刚亲热的迎上去用方言回应。

  “我是鄂西县柳城镇的,怎么?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活计吧?乡里乡亲的,出门在外都不容易,要不先到我那里住下,回头再看哪里缺人,你看咋样?”“黑包公”关切地替他暗算着。

  在与“老乡”回宿舍途中闲聊时,得知此处虽有三五个鄂西籍采煤工,但绝对没有嫌犯落脚的可能,因为务工人员外出时,一般都是亲戚或本乡镇熟悉的人聚集一起,万一有困难时,也方便相互照应。

  初战不利,在双沟矿耽搁半天后,方刚辞别了热心的“黑包公”,在路边拦下一辆矿区采购车,朝下一个开采点奔去...

  晚上回到矿务局招待所,三人已经和井下采煤工人没有二至了,呼啸的北风吹得矿区粉尘四溅,头上、脸上、脖子里、头稍里全是煤尘。

  一天劳顿全都一无所获。王小华情绪低落的耷拉着头,方刚和李秋利相互打趣着调侃对方。轮换着洗漱完毕,王小华嘟囔着:“方所,按今天这法子找下去,嫌犯没抓着,我们肯定都得累趴下,...”!

  “是啊,老方,得想个万全之策,这样下去,收效甚微,工作量太大啦!”

  李秋利梳拢着头上稀疏的毛发,不无忧虑地附合着。

  “嗯!回来的路上我也在考虑这问题,这种大海捞针的发子确实不妥,大家都想想还有其他好的方案?集思广益嘛!”方刚坐在桌子旁,双手托着腮帮,瞅着窗外黢黑的夜空沉思着说。

  “要不向局党委汇报,请求暂缓抓捕,在家中布控,等嫌犯回家时再一举缉拿?”王小华试探着道出自己的想法,

  “同志哥,你昨冒出这种消极避战思想哩?不多说了,你这念头可千万别再有了哦!”

  方刚宽厚地站起身,拍了拍他的肩膀,扭头望着年长的李秋利一语双关的说:“老李,再难、再累明天也还得跑??!迢迢千里来到这里,劳顿兄弟单位人力、物力支援,如果再让犯罪分子在咱们眼皮下逍遥法外,对不起头上这颗警徽呀!”

  说着意味深长看了一眼羞愧不已的王小华。

  “不过,是得改变下策略了,我看这样!明天行动,咱们直接去各开采办公点,查看务工人员的造册登记记录,你们看如何?”

  “要得!这样目标就会相对缩小,工作量也减轻不少。你这家伙,没有干刑警真是屈了才,就这么办!”李秋利拍了下腿面伸出大拇指,兴奋地说。

  

  新的侦查方案在思路改变后果然收到奇效。

  在北郊公安分局民警的协助下,不到三天,就将辖区内三十余个采矿点,零散分布的鄂西籍农民工信息全部收集。经过甄别辨识,从三个同名人中剔出一个于本案无关人员,其余两人的详细情况以基本定位?!跋臃浮辈啬涞阋鸦境醪剿?。

  天阴沉沉的,寒风裹着雪?!斑龠汆`!钡厝鲈诔瞪?、车窗上,警车在覆盖了一层薄雪的泥泞便道上一路颠波前行。

  开采点宿舍区内,务工人员非常复杂,“河南村“、”陕西村“、“四川村”“湖北村”....以乡音为界限,在并不宽敞的矿井宿舍大院儿里,矿工们形象戏谑为“联合国“。

  “联合国大院里“横七竖八牵着晾晒衣服用的电线,地上另乱地丢弃着烂鞋、破衣。底矮的屋檐上倒挂着半尺长的冰溜子,闲极无聊的矿工们,正毫无忌惮地讲着肉麻的荤段子,籍以排遣无聊的闲暇时间。

  方刚和两名矿区警务室民警,在开采点工作人员带领下进入室内。王小华、李秋利警惕地各自守在窗口和院门一侧。

  低矮简陋的“湖北村”宿舍里,顺墙搭就的大通铺上,坐着或躺着的七八个矿工,愕然地打量着几位不速之客。

  “打扰大家休息了,我们是鄂西县公安局民警,想找位名叫王大木的师傅了解一下情况,请大家配合指认一下”。方刚锐利的目光将室内人员睃视一遍,威严又不失和缓地直奔主题。

  “警官,我没犯啥法呀?”大通铺上,一位四十余岁壮年汉子,满脸疑惑地从被窝中坐起,两手撑在床上不解地问。

  “不对,这人年龄与嫌犯差距太大,肯定是同名人”。

  方刚暗自思忖,为了不使同乡矿工们知道案情后走漏风声,方刚决定将错就错,先从同名矿工身上打开突破口。

  “嗨,老王,你想哪儿去了?民警也是平常人呐,谁说你犯罪了?可别把这脏帽子朝自己头上瞎胡扣,我们来是想请你配合了解一下情况哩”!

  一句饱含亲情的乡音,打消了矿工们的凝虑。老王回头环视了下同伴,憨厚的脸上露出一丝不同于众的欣喜。麻利地套上衣服,跳下“床”,同几位民警一起进入停在院子里的车中。

  “老王,我是汉水乡派出所民警,来这里的确是有任务在身,。

  方刚开门见山地道出来意,“具查,还有个和你同名的矿工,大家都是同乡你应该对他有印象吧!”一旁的李秋利递上一支香烟,打着火帮他点上。

  “噢,你们说的肯定是汉水乡王大木,因为同名闹出不少笑话,矿上和老乡们为了区分,把我叫大王,叫他小王”?!澳切⊥跄??在宿舍吗?”方刚打断他的话问道。

  “这个龟孙,这俩天象走了魂儿似的,早晨还在,这阵不晓得逛到哪儿去了”。

  “嫌犯莫非闻到风声要逃?”民警们都有一种不祥的预兆,王小华推门跳下车,在院内睃寻着。一股寒风夹着雪花裹进车里,方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老王,咱们再到宿舍问下其工友,好嘛?”方刚正视着“老王”用不容置疑的口吻“商量”。

  看这阵势“老王”也意识到问题地严重。和方刚一起回到宿舍:“伙计们,有谁晓得狗日的小王又浪到哪儿去了?警察同志想找他谝点事呐!”

  “是??!有一阵子没看到他了”

  “谁知道啊……”

  矿工们七嘴八舌地嚷嚷着。

  “半小时前,他说去后边山坡上转转,也不晓得又到别处去了没”,

  “后边山坡??!”方刚一阵惊喜,撤身出门,和王小华、李秋利抄近道朝矿工宿舍后面山上冲去。

  薄雪履盖的山路上,几人一步三滑地爬到半山腰时,发现一人正独坐在被风处的松树下,脊背和头上已经落了一层雪花。

  听到身后有人走动,那人站起身扭头诧异的打量着方刚一行。

  “你是王大木吧?大冷天的怎么在这里?不怕冻着??!”方刚和颜地问道?!鞍??哦!想一个人静静,怎么啦?碍着谁了嘛?”“我们是鄂西县公安局民警,想找你了解点事...”

  “我没偷没抢,警察怎么啦?不去”,“小王”突然狂燥地吼叫,扭转身就朝山下走去。

  “想逃?”年轻气盛的王小华跨前一步,一记“过肩摔”将他放到在地,掏出手铐正欲戴上时,被方刚伸手制止。拉起地上的“小王”,劝慰着:“我们没说你偷抢啊,只是想请你配合了解一下情况,公安机关不会放过一个坏人,更不会冤枉一个好人,再说了配合公安机关调查了解工作,是每个公民的义务,对吗?”

  说罢拍了拍“小王”身上的积雪,状似随意的攥着他的手腕:“走吧,别犟了”,“小王”极不情原地甩了几下胳膊,见无法摆脱,只好顺从地朝山下走去。

  矿务局警务室?!靶⊥酢贝蠛粼┩?,原来前几天经不住诱惑,和几位外省矿工“诈金花”赌博,将一个月辛苦报酬输了个干尽,今天下雪无法下矿井干活,才心烦意乱地独自去后山静坐懊悔。

  身份证对比,鄂西县汉水乡鹞子岩村无误。刚刚露出的喜悦,顿时又被无尽的失望淹没。

  雪越下越大,开车送“小王”返回途中,方刚望着车窗外迷茫风雪,白茫茫、灰蒙蒙、沉甸甸又冷飕飕漫无边际……几天忙碌付诸东流。一切又得从零开始,可下一步哪里着手呢?

  “小王,你家离石婆村不远吧!最近有没有老家来这里打工的呀?”雪路难行他减慢车速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王聊起“家?!?。

  “有哩!前些天石婆村有两个老乡就来过,我和他是邻村,隔一座小山,不算太远。小时候在山上放牛经常遇到,虽然不是很熟但认识,他还和我同名同姓哩!”

  正沉浸在“还了自巳清白”喜悦中的小王兴奋地打开了话匣。

  “前几天?石婆村?同名同姓?”

  方刚心头一阵激动,不动声色地问道:“后来呢?”

  “下矿井干了一天,石婆村和我同名那人,嫌矿井下活太重又不安全,就和他同来的那人一起走了,你是警察,别人我才懒得说哩!?!?/p>

  感觉到这个话题引起了方刚的关切,小王稍带点卖弄的口吻说。

  “唔,有没有听说他们去哪里了??!”

  “说了,走时我还送了他们一程,说是想去市里一个“洗条齐厂”上班,工资少点但在市里干活,安全也体面些?!?/p>

  小王见自己的“口才”将印象中高大威猛又略带几分神秘色彩地“公安、警察”吸引,几许成就感,激励得他更加绕舌。

  “那天送他俩到车站时闲逛,王大...噢,他现在改名叫冯海,冯海他表哥看到商店有卖“丰浮齐”的,还说回家时给他媳妇儿也买点儿回去...”

  “等等!”方刚打断他的话茬,“冯海?表哥?他改名了?你是说王大木改名了是吗?丰浮齐是啥子?”

  所有信息太重要了,方刚住刹车,抑制不住激动,侧转身连声问道。

  “是??!警官,我哪里说错了吗?”方刚连珠炮般的发问,使“小王”认为到自己说错了什么,不安地问道。

  方刚也意识到自己过于激动,自失的一笑.:“雪路太滑有点紧张,你刚才说的丰浮齐是什么呀?”“噢!丰浮齐嘛...就是女人胸部太小,用这东西一喷就能长大啵!”小王几许羞涩地嗫嚅着,“????喔!哈哈......你呀,口才挺不错嘛!”。

  “踏破铁鞋无觅处啊”他感叹着,兴奋地跳下车,深深地吸了口清冽的空气。两手叉在腰部左右扭动了几下,又抬臂舒服的作了两个扩胸运动。慢步走到车前,又扭头看了看积雪覆盖的道路,大脑急速地思考着……。

  上车对小王说:“这狗日的雪下得太大了,雪路开车太危险,安全起见咱们返回吧!你就算到了矿上也不能干活,是吗?”......

  安排妥小王的食宿,方刚回到寝室将路上获得的重要信息向战友通报。经过商议决定根据重要线索,制定下一步工作方案:一,耐心做通小王工作,坦诚告知案情真相,在保障个人信息安全,和经济收入不受影响的前提下,配合追逃组参入辨识工作。二,在此基础上兵分两路,由支援民警、方刚,去北郊公商局核实”洗条齐”厂的具体位置。三、由李秋利、王小华带”小王”在工业园区,摸排辨识嫌犯可能的隐藏地落脚点!

  拨开层层迷雾,狡猾的嫌犯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,连续多日奋战,疲惫不堪的工作组成员,在山重水复中,迎来了峰回路转。

  工商局接待室,静候查找结果的方刚,一扫多日挂在脸上的阴霾,情绪极佳的与支援民警,聊着南北方不同的地域文化差异。负责查找的工商局工作人员推门进来,一脸不惑地问:“民警同志,您们确定要查的是”洗条齐厂”吗?我仔细查找了几遍,根本没有你们需要查询的信息在案???”

  “节外生枝还是情报有误?”方刚不由一愣,起身和工作人来到档案室,看桌上放着的宗卷,无奈的叹了口气,用手推了一下案卷,抬头正准备告别时,心有不甘地又用余光扫了一下案卷。

  定睛一看“××洗涤剂厂”。

  “丰浮齐”、“洗条齐”,“洗涤剂”“识字不识字,啃它半截子”??!诸多想法如电光火石般在脑海里迸现。

  “嗨!我的农民工兄弟呀”

  方刚暗暗舒了了口气,将“XX洗涤剂厂”详细地址记录下来。

  回到招待所时巳是正午,方刚还没坐定。

  “这太原市可比咱们县城大多啦!这里人把陈醋叫“忌讳”.....

  .听到窗外小王正在显摆自已“见世”,方刚忍住笑迎出门去。

  院子里李秋利、王小华的落寞情绪和小王兴奋、新奇,形成巨大的反差。

  “嚯!,兴致这么高,一定是去买了“丰浮齐”吧!”方刚打断小王的话碴,侃笑着将他安顿去隔壁房间休息。拍了下神情沮丧的王小华肩膀,返回自已房间。

  “出师不利”已明显地写在李、王两人脸上。方刚将上午的情况收集和“丰浮齐”、“洗条齐”的错识,联系分析,一股脑儿的和战友倒了出来,供大家共同参考、分析。

  “卟”,“哈哈哈……”

  忍俊不禁的王小华喷出口中的茶水,捧着水杯笑作一团。李秋利揉着眼晴,强忍住收住笑声:”你这家伙也是鬼才诡智,两段不相干的对话能联系到一起,分柝得头头是道,不过咱们这次任务是甄别、辨识、抓捕,可不是福尔摩斯式的推理。谈谈下一步吧!下一步怎么行动?“

  “下一步嘛...!按图索骥,下午其他人员休息,由我带小王先去洗涤剂厂人事科,确定“冯?!逼淙撕?,再让小王远距离确认,注意,是远距离,确保线人不被认出??!避免打草惊蛇。抓捕嘛...嗯.....”

  方刚用手揉了揉太阳穴。在狭窄的屋里踱了几步,“

  这就得看下午的侦查结果了,下午这样......”。

  “方所,‘服了由’啦,下午你俩休息,我带线人出去,绝对不会在这关头掉链子??!

  ”王小华满脸涨红,请任务、表决心连同着潮流语急切地说,

  “不,你还年轻,这段时间太辛苦,老李年龄...”

  “行啦!老方,别争了,就让这警校高材生雏鹰展翅吧??!行啦!就这么定,吃饭去,饿死啦......??!

  六

  “方所、方所...找着了,找着了,就是他...”

  连续多日奋战,疲惫不堪的方刚酣睡正浓,被兴奋得满脸彤红的王小华推醒。他揉揉惺忪睡睛:”确认无误?”

  “嗯,确定无误,!“

  王小华孩子气的仰着脸,捏着拳头肯定地说。

  “冯?!焙退砀缭谕桓龀导?,为确保无误,我从人事科出来,又给“小王”买了帽子和口罩,让他车间门口确认了一下。连同他上下班时间和租房居住地,一并摸了个清清楚楚!”

  方刚从床上一跃而起,赤着脚在地上摸索趿上鞋子,兴奋地擂了王小华一拳:

  ”好??!小华,完成这次任务,我一定提请局党委为你请功!”

  说罢不顾王小华龇牙咧嘴地“抗议”,叫过早已穿戴整齐的李秋利和兄弟单位支援民警,共同详细的商讨抓捕方案......

  兵贵神速,为避免意外再次发生。追逃组在当地警方地全力协助下,驱车直奔嫌犯藏匿点,即刻实施抓捕。

  洗涤剂厂办公室内紧外松,一切都按照预案布置妥当,一张无形的正义之网己严正铺就,单等凶顽就范!

  “笃、笃、笃”,期待巳久的敲门声终于响起,嫌犯王大木在工作人员“陪同”下,踏进办公室一刻,看到屋内民警正威严地盯视自己,转身欲逃时,早已守后在门侧的方刚,一记干脆利落地“击腹别肩”擒拿术,将狡猾的嫌犯掀翻在地。

  情知事已败露,犹作困兽之斗的嫌犯王大木,犹如掉入陷阱的野兽,嘶吼着试图爬起顽抗,王小华、李秋利迅速向前,将嫌犯双臂反剪,一付正义、锃亮的手铐,牢牢的扣在他那血腥、罪恶手腕上!

  雪霁天晴,一缕阳光洒在清冽的并州大地上。

  喧闹的太原市火车站广场,一行四人吸引了人们的目光。前面并肩同行的两人,互挽的左右手腕上搭着一件衣服,似乎善意地掩藏着什么。两名修身得体、英姿勃勃的民警,提着行李紧随身后。

  晨曦下,熠熠警徽闪着耀眼的光芒……            (拙文根据真实案例有改编)


( 责任编辑:许霞 )
分享到: 收藏
相关信息
【郧西在线网站版权与免责声明】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郧西在线”、“来源:郧西周刊”或“来源:郧西在线论坛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郧西县对外宣传办公室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,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郧西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电话:0719—6229206 0719-6230927

热图推荐

数字报

更多>
  • 别克昂科威优惠达3万元 现车较少可试驾 2018-11-11
  • 北京地铁年内有望试点“刷脸”进站 2018-11-11
  • 明确方向创新思路 浙商迸发基层党建新活力 2018-07-14
  • 寻找“美丽浙江十大特色体验地”活动邀您踊跃参与 2018-07-13
  • 学习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·奥一网(oeeee.com) 2018-07-13
  • 脆皮-热门标签-华商生活 2018-07-13
  • 坚持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惩治腐败 2018-07-12
  • 俄政府拟逐步提高退休年龄 总理呼吁各方支持 2018-07-12
  • 好好的书报亭放没放样,周围堆得一塌糊涂乱七八糟,真正的主人都搓麻将去了。再现代化造型在金钱至上的社会不可能再有相应的雅知气了。 2018-07-12
  • 空军多型战机远洋训练战巡南海  2018-07-12
  • 海淀区马连洼街道举办创业技能培训班  2018-07-11
  • 去产能迎年中考 煤炭、钢铁企业债务问题依然存在 2018-07-11
  • 国务院减负办部署开展企业负担调查评价工作 2018-07-11
  • 前五月用电量同比增近一成 2018-07-10
  • 人民日报评论员:统筹推进新时代“五位一体”总体布局 2018-07-10
  • 467| 357| 897| 805| 465| 277| 198| 29| 422| 564|